居老师的甜心

朱一龙老师。
无cp向 全凭个人一时喜好
镇魂女孩快乐多。


圈名柿子
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❤️

【晓薛】君子如玉

*双道长友情向!友情向!友情向!
*前情回顾点头像!
-------------
云深不知处已经入冬了。
晓星尘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在云深不知处待了七个月了。晓星尘拿着锁灵囊和霜华,对魏无羡和蓝忘机说:“叨扰了,在下就自行下山了。”他看着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身上,微微笑了一下,自己在这里几个月没见到他们,没想到已经修成正果了。
告辞下了山,晓星尘带着阿箐的魂魄准备去找宋岚。可是一丁点头绪都没有,他之后兜兜转转又来到了义城。义城俨然已经成为一座死城。没有一丝气息,鸡犬的叫声都没有听见。
晓星尘推开破旧的木门,门“吱呀”一声发出刺耳的声音。晓星尘环视了一下周围,桌椅已经落上厚厚的灰尘,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。他听说薛洋每天都打扫房间,可那些厌恶和仇恨早已经淹没了小小的感动。晓星尘习惯性地抚上眼睛,突然想起自己的眼睛早就被治好了,不需要什么白绫。于是他开始打扫房间,想着以后可以和子琛和阿箐生活在这里,心情变得好了许多。
“呦,这不是道长吗?”少年甜腻腻的声音传来,引得人一身鸡皮疙瘩。晓星尘霜华已经出鞘,警惕地看着飘在半空中已经成为鬼的薛洋。薛洋没了一条左臂,唇角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冷笑。“你要做什么?”晓星尘冷冷的语气传到薛洋耳朵里,十分刺耳。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在这里做什么?不过缅怀一下故人,谁知道你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晓星尘还没说话,他又说:“是不是又要说我恶心?我告诉你晓星尘,你别想像上次那样又再自刎一次!否则你那挚友的性命可就不保了..”“你把子琛怎么了?”“切,还能怎么样?不过就像道长你死之前看到的那凶尸的模样吗?”
晓星尘气得浑身发抖,哆哆嗦嗦地拿起霜华就要刺向他,薛洋轻轻松松地一躲:“道长,随你怎么把我碎魂,反正你要救你的宋岚就给我乖乖听话!”晓星尘一副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的样子,终究还是没说话,走出了草屋,去了市集。路过一个卖糖的小铺时,下意识地想要买,却厌恶地想了想,继续往前走。薛洋的鬼魂只能留在义城的草屋里,不能踏出一步,因为晓星尘设了结界。
晓星尘突然思考到一个问题:他到底是怎么回来的?那是他已经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死亡,在自己活过来之后脖子上确实还挂着一条长长的伤痕。难道是子琛?晓星尘改了道,向白雪观奔去,在薛洋死后,宋岚不再受他操控,去白雪观祭奠去了。
晓星尘看到那熟悉的黑色身影,不由得热泪盈眶。至交好友,阔别多年,相见无话。宋岚虽然表情僵硬,眼里却闪过惊喜。在晓星尘手上写道:“星尘,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时隔多年,他终于把这句话写了出来,亲自写给晓星尘看了。晓星尘笑了笑,摇了摇头,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“子琛..是你把我复活的吗?”宋岚面部表情很疑惑,复杂了一会儿,还是写道:不是我,是薛洋。
薛洋?晓星尘面上越发疑惑。匆匆告别了好友之后,赶回义城,却发现薛洋硬生生破了自己的结界,不知道去哪了。找到薛洋的时候,他坐在一棵大树上嚼着糖,看见晓星尘,笑了笑露出一对小虎牙:“道长,对不起啊,不小心破了你的结界,还偷了你一块糖。”晓星尘看着他:“是你把我复活的吗?”薛洋嘴角的微笑僵了僵,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“如果是的话,我帮你把尸骨找回来,好好安葬,就当欠你个人情。”“这就是你所说的恩情?不好意思,道长,我不在乎我的尸骨到底在哪。”
晓星尘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个人如此不在意自己。“那...我们便两不相欠。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...两不相欠?晓星尘,你可真有意思,被人救了,难道不需要报恩吗?”晓星尘坚持着自己的想法,所以两人就去了。“没准我的尸骨早就被野狗叼走了……”他小声嘟囔着。“道长,天色已经晚了,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歇脚吧。”“也好。”
一人一鬼在一座破旧的客栈面前停下了。老板见一位像是仙人,连忙搓手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在这个客栈里算是最好的房间。薛洋默默地嫌弃了一番,但是他根本不用睡觉,不用担心这些事。晓星尘铺好了被子,对飘在半空的薛洋说了一声:“我睡了。”说罢还真就睡着了。薛洋默默地飘到晓星尘面前,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。
“道长,对不起啊。”
---------
第二天清晨,晓星尘没有看到薛洋。他起身穿戴好,外面天气很好。也不知子琛如何了,于是他收拾了行囊准备去白雪观。顿了顿,突然想到了薛洋,心想着他一个鬼魂飘着也不用走路,应该能找到的。
在房间放好了银两,晓星尘便冲着白雪观的方向走去。谁知只看到了一个面带惊恐的守观人。“这位道友,你有见过宋道长吗?”那名少年惊恐地说不出话来,半天才磕出一句:“宋...宋道长被那恶人薛洋杀了!”犹如晴天霹雳,晓星尘一时难已接受这个事实。
“他真的..杀了子琛?”“是啊!我亲眼看见那只厉鬼用剑杀了一个黑衣道长..”“那..子琛的遗体呢?”“我也不知,也许被那恶人除掉了吧。”晓星尘脚步有些发颤,忍住想把薛洋千刀万剐的冲动,绕过一片树林,看到了正悠闲地靠在树上啃苹果的薛洋,一阵阵恶寒。“你杀了子琛?”声音都是颤抖的,好像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。“是啊。反正他也没什么用了,杀一杀玩,不行吗?”
晓星尘已经接近于暴怒了。提起霜华就要刺向薛洋,薛洋笑着,依然露出那两颗小虎牙“我早说了宋岚的命在我手里,晓道长为何之前不除了我?”“哦,我知道了,难道是道...”话还没说完,被霜华一剑贯穿。薛洋的笑还僵在嘴边,最后露出了一个绝望而无奈的笑,小声呢喃着:“你还是不愿意信我...”
--------
晓星尘没有目的地漫步在白雪观周围,掂量了一下锁灵囊,阿箐的魂魄竟然已经马上要归齐了。他不禁有些疑惑,之前阿箐的魂魄还碎得不成样子,这就快完好了?不过也罢。晓星尘想,以后只剩他和阿箐这孩子了呢。
走着走着,晓星尘不禁停下了脚步。按理说宋岚已经成为了一具凶尸,不应该如此轻易地就被薛洋杀了。而薛洋也断了左臂,灵力全无,宋岚的拂雪也不是木头做的,怎么可能?为什么薛洋碎魂之后自己的魂魄和阿箐的魂魄都齐了?他最后说了些什么?
晓星尘不敢多想,立马冲回了白雪观。谁知宋岚正好好立在那,身上一块也没缺。“子琛?你没事吗?”晓星尘用急切的语气问他。宋岚疑惑地看向他,:“我无事,今日只是去城外转了转,顺便帮村民夜猎。出什么事了吗?”晓星尘犹如被雷劈了,跑向早上少年对他说看见宋岚的地方,哪里是什么宋岚?只不过身着黑色道袍的一具走尸,早已经化成粉末了。
“阿洋?”又转到了那颗树下,早就没了什么薛洋,只有一个苹果掉在地上已经烂了。晓星尘呆呆的立在树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余光一扫,看到烂掉的苹果旁边,有一块隐隐发黑,不能吃的糖。他把它捡起来,当作珍宝似的,揣到了袖子里。突然,他似乎想起了那夜他睡着后薛洋说了什么。
“道长,我用一魂换你重返人世,喜乐安康。”
“我用一魂换阿箐魂魄重归,眼睛完好。”
“我用一魂换宋岚不做凶尸,舌头仍在”
---------
第二天清晨,晓星尘和宋岚一起去找了薛洋的尸骨。
薛洋已经用尽三魂,再无转世的可能了。
晓星尘立了一个小小的坟墓,珍惜地抚了抚上面的字迹。
薛洋墓
夫晓星尘 立
----------
晓星尘继续和宋岚斩妖除魔。在偶遇一个镇子后,村民们在举行花灯会。晓星尘蛮感兴趣,买了一个花灯,写下了心愿。
放走了花灯,一路蜿蜒曲折从溪水而下。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一个不注意,就撞到了一个小孩子。晓星尘低下头刚想说对不起,却在看到少年的时候愣住了。
“你....你叫什么?”他听见他的声音在颤抖。
“你好啊,我叫薛洋。”少年如同旧时,露出一对小虎牙,笑得可爱。
———END———

评论(4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