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老师的甜心

朱一龙老师。
无cp向 全凭个人一时喜好
镇魂女孩快乐多。


圈名柿子
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❤️

【晓薛】不悔(二)be 完结

半夜偷偷更一发文~
就这样很草率就完了(并不)
----------
薛洋和晓星尘回到义城时,已近黄昏。晓星尘挑了些食材,又淘了一些米,开始做饭。薛洋百无聊赖地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,看着晓星尘如玉的侧脸,心中不由得起了一点坏心眼。
“道长,咱们今天还喝粥啊?”少年趴在道长身上,还顺势抱住了他。晓星尘的脸红了个透,想要推开他,“别闹。”少年却抱得越发紧了。温热的呼吸喷在人耳边“我想吃拔丝地瓜~”不经意带上了撒娇的语气。晓星尘耳垂红得要滴血了“没有地瓜。”少年甜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那我去买啊~回来的时候你做给我吃。”晓星尘无奈地摇了摇头,多嘱咐了薛洋几句话。无非是让他注意什么不要砸摊之类的。
薛洋撇了撇嘴,可惜他还没有意识到,他吃不到这盘拔丝地瓜了。
-----------
“子琛?”晓星尘转过身去,宋岚正看着他,眼里满是欣喜。“星尘,你...你自己生活在这里吗?”晓星尘皱了皱眉,摇了摇头,温和道:“不是的,还有一个人,他出去买地瓜了。”宋岚脸色突然有点差,害怕从晓星尘口中知道是那个人“那个人....叫什么?”
“不知,救了他以后,他就让我叫他阿洋,于是我就一直这样叫他。哦,对了,想来他应该买完菜回...”“星尘!”晓星尘突然被打断,愣了愣:“子琛?”“晓星尘,他上辈子害你害得还不够吗?常家的性命,我白雪观的性命,你的眼睛,义城无辜村民的性命,到后来害得你也自刎,这些你都忘了吗?”晓星尘突然感觉脑袋特别疼,记忆在他脑海中拼凑,少年露出虎牙的微笑,挚友的眼睛,阿箐的笑脸....这些像回放电影一样播放在晓星尘的脑海中。
半晌,他突然笑了笑:“是啊,子琛,我跟他,永远都只有恨。”说罢,捏紧了手中的霜华。
------------
薛洋哼着歌,提着几个他抢回来的地瓜,地瓜还冒着香气。道长做的拔丝地瓜一定特别甜!这样想着,他不禁又加快了脚步。心里就像吃了许多糖一样甜。等自己回去了,一定要告诉道长自己的心意。不过该怎么说呢?道长脸皮还很薄。这样想着,就到了草屋前。
“道长,我回...”霜华刺入血肉的声音清晰地传来,地瓜撒了一地。薛洋低下头看着穿过自己腹部的剑,又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却冷漠无比似要把他千刀万剐的宋岚,又低头看了看白绫已经染上红色的晓星尘,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“晓星尘,算是我这辈子欠你的,一断指,一性命,你爱要不要,反正我欠的债多了去了,只能抵上自己的命了。”晓星尘咬了咬牙,又捅得深了一点“死不悔改!”
薛洋是真不想说话了,他活得太累了。默默抽出霜华,拄着降灾,慢吞吞地往草屋外走去。宋岚不甘心地望了望薛洋的背影,又看向晓星尘:“星尘,你为何...”你为何不杀了他?晓星尘颓在地上,无力地扯出一抹笑:“我还是心软了。”
----------
城外,薛洋无力地跌坐在一座庙宇外,看了一眼自己腹部还在汩汩流血的伤口,竟是扯出了一声冷笑,随即大笑起来,伤口疼的快要晕过去。可哪疼,都不比心如此地疼,如此冰凉。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降灾,突然想起上一世晓星尘自刎的场景。他缓缓坐起身,颤抖地拿起降灾,一抹脖子。
真凉啊...晓星尘,你上辈子是不是也感觉很凉?我现在不求什么,求你给我一颗糖好不好...意识渐渐模糊起来,他应该会继续和那个什么宋岚继续除魔吧...从此忘了他,浪迹天涯,其实也挺好的...在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之前,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块糖,紧紧攥在手里,是那颗在集市上没来得及吃,被捏的有些碎的糖。
晓星尘在草屋里茫然地坐着。他喜欢薛洋吗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但是他在前几个小时就好像鬼使神差地让宋岚帮他找一找薛洋,也许是他自己魔怔了吧。义庄里笑得调皮可爱,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少年,吵着像个小孩子一样要糖的少年,天天和阿箐斗嘴的少年和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薛洋重叠在了一起。
门口传来“吱呀”一声,宋岚回来了,拎着一个尸体,薛洋早就没了生息。“子琛?你找到薛洋了吗?”有些急切带着茫然无助的语气。“星尘...他死了。”晓星尘猛然抬头:“怎么可能?他刚才还说他的命由我来决定,怎么就死了?”宋岚似有些厌恶似的,加上他自身的洁癖,把薛洋扔到了地上。晓星尘摸索着靠近薛洋,轻轻把他抱起来,少年软绵绵地无力靠在晓星尘怀里。晓星尘凑近他的耳朵:“你不是说想吃拔丝地瓜吗?我给你做。”说着,抱起薛洋放在榻上。捡起门口之前掉下来的地瓜,早已经冷掉了。洗干净之后,加了许多糖,尝着十分甜腻,应该很合那个人的口味。晓星尘把拔丝地瓜放在桌子上,等着少年起来懒懒地耍无赖让他喂。可是等了许久,直到拔丝地瓜已经冷透了,没有人来吃。
晓星尘猛地站了起来,一直沉默着的宋岚一惊,看着晓星尘默默走向床榻上的人,晓星尘轻轻抚摸着薛洋的脸庞:“你说我跟世人一样嫌弃你,唾骂你,恶心你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我心悦你,是真的。”洁白如玉的脸颊流下两道血泪,滴到薛洋脖颈的伤口处,似乎那还在流血。
“你怎么能就这样丢下我呢...”晓星尘嘴里喃喃着,又掰开了他那只紧紧攥着的手,摸到一个物体,晓星尘很明白,那是糖。因为他摸了这么多次糖,怎么可能认不出来?他终于无声地哭了出来,晚霞落尽余晖,换成月光淡淡笼罩在两人的身上,仿若一对眷侣。可是晓星尘明白,自己和薛洋的缘分,早就断得一干二净了。
也是,薛洋没有小指,哪来月老给他牵缘?
-----------
金麟台
苏涉匆匆忙忙地跑过来,看着站在月色下的金光瑶,道:“金宗主,那个薛洋咽气了!”金光瑶微微蹙了蹙眉,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床上的薛洋安静地躺着,失了一条左臂,又被蓝忘机捅了那么多剑,显得他更加瘦骨嶙峋,苍白不堪。金光瑶看了眼那颗在断手边静静放着的糖,忽地笑了:“成美?”无人应答,也无人凶狠地瞪他。晚风轻轻从窗户外吹来,月光笼罩着一片阴影。金光瑶微不可稳地叹了一口气:薛洋,你有没有后悔过?遇见晓星尘,注定是你的孽缘。
苏涉正揣揣不安地站在一旁,金光瑶笑了一下:“把他火化吧”苏涉刚要应下,却又听金光瑶说:“和那颗糖。”苏涉不解地看了看金光瑶,后者仍是笑着,眉眼间却含了一丝愁绪。苏涉走上前,把那颗糖塞进薛洋仅剩的右手中,让他攥着。
薛洋,你可悔?
不悔南柯梦一场。
------------
作者的话:这篇文就这样草率地完结啦!结局是he还是be你们自己想啦,标题不作数的😂第一次写文也请多多指教!圈名叫柿子就好了啦!为了弥补你们我会写小甜饼的!

评论(3)

热度(62)